首页 美股正文

中概股抢着回娘家!网易二次上市背后 丁磊仍在休闲养猪

admin 美股 2020-06-16 15:50:34 47 0
K图 NTES_0

  似乎没有任何标签适合丁磊,也没有任何标签适合网易,在中国互联网版图,丁磊和网易成为一组极为特殊的存在。

  这些年,不上不下的网易似乎快被人遗忘了。而在近期赴港二次上市的消息传出后,这个曾经的互联网巨头,又重新回到了投资人的视野中。

  伴随着网易“回家”,业内有声音表示,作为互联网巨头之一,无论网易在回归港股后的战略为何,其回归都有望引领中概股的回归潮。而据今日媒体消息称,网易两日在港招股获76倍超购,保证金额超490亿元。

  在资本对网易归来感到兴奋时,反观网易上市的20年,绝非顺畅。

  音乐、电商业务碰壁,王牌业务老化后,网易在兜兜转转后还是重回游戏赛道,面对市值高于自身十倍不止的阿里巴巴与腾讯,望而兴叹。

  长久以来,董事长丁磊保守的商业打法在守住家业的同时,也大大限制了网易的发展。

  不追逐风口,安享在游戏业务的带来富矿中,偶尔出来爆款产品争一争,打不过就卖掉,照样赚上一笔。这种养猪式的休闲玩法,让外界对丁磊的争议颇大。

  除了快乐富豪与网易掌门人,丁磊还有其他面。在不少网易离职高管眼里,丁磊吝啬、随意、缺乏耐心和长远眼光。

  丁磊和网易的这种打法还能持续多久?网易能否借着二次上市的东风,追赶上曾经的老对手,再次回归“互联网三剑客”?

  网易要“回家”了

  经港交所二次聆讯,网易于6月2日宣布启动香港公开发售,以不高于126港元/股的价格,新发行171,480,000股普通股,预期6月11日上市。

  这意味着,网易将成为继阿里巴巴之后,第二家在美国、香港两地上市的互联网企业。

  网易缘何成为2020年第一个宣布“回家”吃螃蟹的人?

  这些年,不上不下的网易似乎快被人遗忘了。而丁磊这个曾经面对媒体总是笑嘻嘻的中年男人,在隐世了将近三年后,最近频繁出圈。

  先是在全国两会中建议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后又罕见地发布了网易上市20年来的首封致股东信,引发质疑。

  和马云、李彦宏不同,丁磊身上的标签一直是“一个快乐的富豪”。吴晓波曾在《铿锵三人行》节目上提起:我见过的大富豪中,只有丁磊是快乐的。

  丁磊的快乐来自于对网易的绝对掌控。长期以来,丁磊持有45%的网易股份,是绝对意义上的大股东,这足以让经历过“网易争权”的他感到安心。

  本次回港二次上市的招股书显示,网易董事长丁磊持有14.56亿股公司股份,占比44.7%。按网易目前477亿美元市值计算,丁磊个人身家为213亿美元,位列中国第七大富豪。

  而对于丁磊的致富之道,媒体人程苓峰曾评价:如果说谁是中国互联网上最保守、最有耐性、最可能活上一千年、等着先烈们都死光了才去收拾战场的,那一定是丁磊。

  2008年不参加团购大战,2009年不参加视频大战,随后又错过了电商、社交、O2O、直播众多风口,可每当潮水将要退去,姗姗来迟的丁磊却总能从中掘金。“慢节奏”地收割残局,让网易规避了烧钱风险的同时,也规避了业务拓展的可能。

  2018年网易好不容易想在直播上插一脚,去年初网易副总裁王怡许诺投下十个亿联动网易直播和电竞,钱还没投,后脚就因为太烧钱被丁磊关停了。在网易的关键业务决策上,丁磊总是占据主导地位。

  无疑,现在的丁磊一人独占45%股权,成了网易的“国王”。他决定着网易的发展方向,也给这家公司烙上了带有保守性格的印记。

  此外,网易的回归在一定程度上或许也与眼下美国监管政策持续收紧有关。

  网易曾在财报的风险因素中提到,“2020年5月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S.945《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倘由美国众议院通过及经美国总统签署,该法案可能会令投资者对受影响发行人存在不确定性,且因此我们的美国存托股市场价格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而倘我们未能及时满足Kennedy法案施加的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检查要求,我们可能会从纳斯达克除牌。”

  保守的商人嗅到了危机,带着他的巨兽第一个回了家。

  万般皆下品,唯有游戏高

  网易回家,靠的是游戏业务。

  “我常和朋友开玩笑说,世上只有两件事可以让人真正地感到快乐,一个是吃饭,另一个就是游戏。”丁磊的这番话恰好道出了网易安身的根本。

  游戏是网易最核心的业务,二十年来,始终如一。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游戏救过网易的命。

  2001年9月4日,网易因误报2000年收入,违反美国证劵法,涉嫌财务诈骗,被纳斯达克宣布暂停交易,停牌4个月。彼时,网易内部高管争权乱斗、拉帮结派,正处于分崩离析的窘境。

  作为领导者的丁磊一度迷失,他曾坦言,想把网易卖掉,再做一个公司。烫手山芋,没人敢要。正当一切即将面临绝望时,一款名为《大话西游》游戏产品的爆火,救回了当时的网易。

  时至今日,网易游戏业务的收入占比达到了八成。网易2020年Q1财报显示,第一季度净收入171亿元,其中游戏业务净收入135亿元,营收占比高达78.9%。游戏在网易营收的领军地位可见一斑。

  在外媒评估的“2019财年游戏公司收入Top榜”中,索尼以181.9亿美元收入占据榜首。中国公司有两家上榜,其中腾讯以162.24亿美元高居第二,网易以66.68亿美元位居第五。网易已经成功打入全球游戏公司的头部阵营之中。

  但在网易游戏蓬勃发展的同时,其他业务却犹如弃子,或被转手、或在输血下勉强维持生计。不少人戏称:在网易,万般皆下品,唯有游戏高。

  招股书称,网易的主营业务是游戏、在线教育(网易有道)、电商(网易严选、网易考拉)和音乐(网易云音乐)。

  相对于游戏的变现能力,网易的第二大业务网易有道在营业收入增长近八成的同时,净亏损仍在不断扩大。财报显示,2019年网易有道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3.05亿元,同比增长78.28%;净亏损由2.39亿元扩大至6.47亿元。

  另一方面,曾被丁磊寄予厚望的电商平台考拉,则被网易以19亿美元的价格卖身阿里。当时,双方还宣布,阿里巴巴作为领投方参与了网易云音乐此轮7亿美元的融资。而在本次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与网易电商已被归入创新业务行列,面临“失宠”。

  此外,还包括网易新闻业务,在一次次上市传闻未果后逐步被边缘化。而曾经助网易登上纳斯达克的门户网站与网易邮箱,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被逐渐淘汰。

  新业务碰壁,王牌业务老化,网易在兜兜转转后还是重回游戏赛道。网易只能靠游戏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谁都明白,如今的游戏产业往往是最不可靠的。

  从大环境的角度看,版号限制、转型手游困境,加之海外3A大作抢占市场份额,近些年,游戏公司过得日子很难。

  最严重的莫过于被限制的版号,这意味着游戏业务玩不出新花样,只能依靠老IP的不断迭代。网易骨灰级游戏《梦幻西游》在移植至移动端后,甚至出现了四个相同的游戏端口。

  “不断换皮”、“又肝又氪”、“100分美工,10分策划”,在中国的游戏市场,网易出品既是精品,也是坑。

  而丁磊的商人本色也体现在游戏业务中。在网易,一款游戏能被花几个月开发出来,也可以因市场反响平淡后果断放弃。定位一款游戏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它能带来多少收益。“网易,游戏热爱者”的口号则渐渐成了资本下微不足道的情怀。

  商人与阿甘

  排在游戏之后,要说网易还有哪些业务做的最好,只有“养猪”了。

  关于网易为何被人成为“猪厂”,除了切实的养猪业务外,网上还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网易的所有业务,底层逻辑都很像养猪。搞一个小猪仔,认真养,好好养,养大,摁住,放血,挣钱。完美闭环。”

  2003年,29岁的IT名记李学凌出任网易总编辑。两年后,李学凌提出:把网易旗下的房产、游戏、汽车和科技4大频道独立出来,成立自负盈亏的公司,管理者对公司有完全的控制权。该想法得到丁磊的支持。

  不到半年,李学凌负责的网易房产频道有了40万人民币的月营业额。可不久后网易房产却被卖给了搜房网,据当时的网易员工称,“卖了之后李学凌才知道”。

  5个月后,李学凌离开网易,创立游戏资讯多玩,也就是后来的欢聚时代。该公司旗下拥有虎牙直播、YY语音等多个王牌产品,目前市值420亿人民币。

  如何界定丁磊和他的网易?

  作为商人,它向来轻别离。从点杀离职高管到19年的解聘绝症员工,几乎每一个出走网易的人都能与它交恶。

  作为阿甘,它谈理想、热爱与奋斗。网易转型手游,丁磊不惜成本孤注一掷;网易云音乐、公开课等赚不到钱的产品,网易靠输血维持。

  此外,除了富豪和掌门人,丁磊还有其他面。“守财如命是其最大缺点,为了安全感丁磊手里经常捏着两百亿现金绝对不动;为人保守,公司文化也是抱残守缺,网易投资部则极少投百万元以上给创业公司,错失了互联网很多新风口和机会。”一位网易前员工向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如此总结道。

  长期以来,网易正在资本与情怀中飘忽不定,也导致其毫无章法、为人诟病的战略布局。

  阿里巴巴很早就明确了“打造社会未来的商业基础设施”的战略,并于电商、金融、云计算、泛娱乐等赛道上有序落子;腾讯进一步探索社交、内容与技术领域的融合,并推动实现由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的升级,而网易仍在养着它的猪。

  很多人批评丁磊没有耐心,无法像腾讯般“十年磨一剑”地布局各项产业,而是采用人有我有的“跟随战略”,浪费钱、机遇与宝贵的时间,最终导致了有良好底子的网易落后于人。

  比如“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网易微博,做出来后连丁磊本人都死活不用;比如号称“要打破腾讯的垄断,却销声匿迹”的易信;比如迫使员工使用的有道搜索。在网易公司内部如果打开百度,便会强制弹出“有道搜索”,还问:“真的要打开百度吗?”

  即便以上项目都翻车了,可丁老板还是不服气。拿到马云投资时,面对着阿里的办公楼,丁磊还不忘酸一句:“过两年,对面那个白色的鸟巢楼就会很难看了,而咱的深棕色楼,10年雨水冲刷都不变。”

  丁磊带着他的网易避开了风险,也躲过了机遇。

  2003年,当32岁的丁磊登顶成为福布斯首富,个人财富高达10.76亿美元时,腾讯马化腾个人财富不到丁磊的十分之一,“奔四”的马云甚至还未上榜。。。。。可现在呢?

  在这个强敌林立的互联网快时代,“B(百度)、A(阿里)、T(腾讯)”三家独占鳌头,京东、拼多多电商对决,“后浪”字节跳动、哔哩哔哩来势汹汹。一众互联网明星企业你追我赶,稍有不慎就会被抛下,网易反而成了最容易被人们遗忘的那个。

  网易掀起中概股回归潮

  被遗忘许久的网易在宣布高调回归的同时,也掀起了中概股的回归潮。

  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了解到,除了网易,相关报道表示京东也将于近期登陆港交所。有分析师指出,京东大概率于6月18日上市,而京东此前曾回应称“当日会有大动作”,但对上市相关信息不予置评。

  无独有偶,中金公司早前研报认为,约19家在美上市的中概股符合条件回港第二次上市,除网易、京东外,还包括好未来、新东方及百胜中国等。

  对于近期的回归潮,多位分析师表示,“最近美国持续的不确定因素、中概股频频遭遇做空都会更加剧中概股企业回流或者两地上市。”

  “这波中概科技巨头回归潮的核心逻辑是国内资本市场的日益开放,优质资产回归本土市场。可以预期未来科技股会更多地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中概股这种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历史产物可能会逐步的式微。”富途证券投研团队指出。

  对此,美国证监会主席Jay Clayton周二(6月2日)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称,国会参议院通过使不满足会计监管要求的中概股退市的法案是明智之举。这是他近一个半月来第四次针对中概股公开表态。

  而作为第一个回归的网易无疑吃到了红利。6月2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网易在香港第二地上市是在特殊时期下的选择,可以通过在港挂牌让内地投资者更容易参与交易,但是港美两地估值不会差异很大。而在今日综合各间券商保证金认购情况,网易两日保证金额490亿元,超额认购76倍,超出不少投资者的预估。

  上市前夕,丁磊更罕见地发布了网易上市20年来的首封致股东信,回应了多年来外界对于网易的质疑。

  文中,丁磊希望网易永远保持在“不青涩,没染上圆滑世故,足以担当重任”的29岁,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但投资人们需要看到变化,需要一个全新的网易和故事。

  在过去的二十年,网易信着自己的道,丁磊守着他的江山,偶尔出来争一争,然后继续回到自己的安乐窝中。

  而在“回家”上市后,网易还能否借此焕发第二春?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