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港股正文

光大证券子公司被判支付银行35亿 暴风海外项目暴雷纠纷继续发酵

admin 港股 2020-08-09 22:40:01 8 0
光大证券子公司被判支付银行35亿 暴风海外项目暴雷纠纷继续发酵 第1张

光大证券子公司被判支付银行35亿 暴风海外项目暴雷纠纷继续发酵 第2张

  暴风牵头投资的海外MPS项目去年暴雷后,如今又有新动态: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被判支付银行超过35亿元。

  根据光大证券8月8日公告,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近期收到两份法院判决,被要求向招商银行和华瑞银行分别支付31.16亿元和4亿元,及相关利息损失、诉讼费、财产保全费(合计超过35亿元)。

光大证券子公司被判支付银行35亿 暴风海外项目暴雷纠纷继续发酵 第3张

  4年前,光大资本下属公司光大浸辉曾联合暴风集团、上海群畅金融服务等共同设立了浸鑫基金,并通过设立特殊目的载体的方式收购境外体育版权代理公司MPS65%的股权,其中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人民币6000万元。

  然而MPS很快陷入经营困境,还因债务危机在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这也直接导致了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时,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参与交易的投资者们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浸鑫基金两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关联方(招商银行、华瑞银行)由此向光大资本提起民事诉讼。

  35亿元巨额赔偿

  光大资本是光大证券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

  2016年,光大资本下属全资子公司光大浸辉曾联合暴风集团、上海群畅金融服务等共同设立了浸鑫基金,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意图通过设立特殊目的载体的方式,收购境外体育版权代理公司MPS65%的股权。

  在此过程中,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人民币6000万元。

  然而正如我们如今已经知道的,这场交易很快被爆出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跨国并购骗局,MPS很快陷入经营困境,还因债务危机在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却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参与交易的投资者们遭受巨大损失。

  在此背景下,浸鑫基金的两位优先级合伙人,通过利益关联方(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向劣后级合伙人光大资本提起民事诉讼。

  根据公告,上海金融法院判决光大资本向招商银行支付31.16亿元及自2019年5月6日至实际清偿之日的利息损失,并承担部分诉讼费、财产保全费等费用;向华瑞银行支付投资本金4亿元,支付2018年1月1日至实际履行之日投资收益并承担诉讼费、保全费等。总金额合计超过35亿元。

  目前,两个判决均仍在上诉有效期内。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华瑞银行曾以同一事项向光大浸辉提起仲裁,该案已经裁决并于日前收到《执行通知书》。若华瑞银行因仲裁结果执行而得到相应的投资本金和收益,则光大资本在此次诉讼判决中付款义务相应减少。

光大证券子公司被判支付银行35亿 暴风海外项目暴雷纠纷继续发酵 第4张

  “目前公司经营管理情况一切正常,财务状况稳健,流动性充裕,上述事项不会对公司造成重要影响。”光大证券表示,已对上述事项计提了相应的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将督促相关子公司按照司法程序履行好相应职责,切实维护公司及投资者权益。

  突然破灭的收购梦

  MPS公司创立于2004年,是一家运营分销全球体育赛事版权的公司,此前其曾因运营诸多世界顶级体育赛事的版权资源,而声名鹊起,包括2018及2022年足球世界杯、201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联赛、英超联赛、西甲联赛、法甲联赛、英格兰足总杯、巴甲联赛、法国网球公开赛、国家橄榄球联盟、一级方程式赛车、世界棒球经典赛、NBA和西班牙篮球联赛等赛事。

  彼时,这些顶级赛事的版权是全球资本关注的焦点,同样也吸引了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的联手收购。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该项目的整体估值约为9亿美金。

  然而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MPS在被收购后很快陷入了严重的经营危机,其手中的意甲、英超等赛事的版权相继到期,现金流也出现重大问题。2018年10月17日,MPS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公司资产和收入将用于偿还债权人。

  到了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从而使得浸鑫基金面临较大风险。

  根据光大证券2019年年报,上述两家银行此前曾各自出示一份由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其中约定“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

  另一名原出资人民币1.5亿元的中间级有限合伙人深圳恒祥,也出示了一份与浸鑫基金全体普通合伙人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全体普通合伙人对于该中间级有限合伙人未能获偿本金及预期收益的差额部分予以赔偿。

  换言之,在此次收购宣告暴雷的情况下,作为劣后级出资人的光大资本,应当承担赔偿其他出资人的预期收益差额的责任。

  多桩相关诉讼仲裁缠身

  这场失败收购带给光大资本的除了自身的投资损失,还有持续而来的法律纠纷。

  除前文提到的两桩近期刚刚宣判、涉案金额超过35亿元的诉讼案外,光大浸辉还与中间级有限合伙人深圳恒祥有着1.5亿元的仲裁纠纷。

  2018年11月14日,浸鑫基金中间级有限合伙人深圳恒祥就合伙协议和补充协议纠纷申请仲裁,要求光大浸辉赔偿本金及预期收益的差额部分,涉及金额约为人民币1.68亿元,其中本金人民币1.5亿元。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应深圳恒祥的要求,冻结了光大浸辉的相关投资资产。

  今年5月,光大浸辉收到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支付申请人投资本金1.5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光大证券子公司被判支付银行35亿 暴风海外项目暴雷纠纷继续发酵 第5张

  此前截至2019年年底,光大证券曾累计确认预计负债人民币30.11亿元,这是基于履行相关现时义务所需支出的最佳估计数,及本次投资相关方暴风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与光大浸辉签订的MPS股权回购协议确定的。

  基于这份协议,2019年3月13日,光大浸辉作为浸鑫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与浸鑫基金共同作为原告,以暴风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为被告,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因暴风集团及冯鑫未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股权回购义务而构成违约,要求其赔偿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对于收购MPS公司65%股权以及其他相关成本的损失,包括浸鑫基金下设特殊目的公司的银行贷款利息、已向相关投资人支付的利息以及其他费用,合计约为人民币7.51亿元。

  另外,预计负债的计提金额还考虑了冯鑫向光大资本和光大浸辉出具的《承诺函》、冯鑫质押给优先级合伙人的股权市值,以及正采取的海外追偿措施等情况。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