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正文

网易二次上市读秒 “偏科”风险待解

admin 美股 2020-06-16 15:50:26 46 0
K图 NTES_0

  自从确认二次上市后,网易的准备工作就按下了“快进键”。6月2日,网易向香港交易所提交的招股书显示,网易拟最高募资244.9亿港元。作为早期三大门户网站之一,搜狐老矣,新浪无浪,唯有网易的表现依旧可圈可点,但相较BAT等后来者,则黯淡无光。

  在美国政府施压、中概股信任危机等多重因素下,网易或许只是2020年互联网企业二次上市的引子,但并不保证业绩能顺风顺水,慢热的网易除了游戏可作支撑外,仍然缺少可以串联起非游戏业务的中枢。

  从纽约到香港

  1997年6月,网易创始人、CEO丁磊开始创业生涯,成立网易,并在三年后带领这家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20年5月末6月初,依然是丁磊,与这家老牌互联网企业开始二次上市倒计时。

  根据招股书内容,网易将新发行超1.71亿股,发售价上限为每股126港元,最高募资244.9亿港元。以一美国存托股代表25股普通股计算,网易港股的发售价与6月1日美股收盘时的397.6美元相差不大。

  按照招股书披露的时间,网易将在6月11日上午9点正式于香港交易所交易。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多个消息源打探获悉,目前网易敲锣仪式的具体日程还没有确定。

  可以确认的是,网易拟将募集资金的45%用于全球化战略及机遇,继续通过丰富海外市场(如日本、美国)的在线游戏内容和增强网易的全球研发及游戏设计能力改善网易在全球的影响力,继续通过投资国际游戏开发商、IP及内容所有者以及与其合作以探索全球的机遇,致力在海外市场发展网易的智能学习及其他创新业务;拟将募集资金的45%用于丰富及提升网易的创新内容,并增强网易的创新技术;将10%的资金用于一般企业用途。

  这三个方向与丁磊在股东信中提到的四大发力点吻合,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网易相关人士对未来在云计算、大数据等赛道的具体投入比例未予回应。而这些“新基建”前沿领域是头部互联网押宝未来、大力投入的方向。

  慢热派“快进”

  与同时期成立的新浪、搜狐相比,不论是市值、营收还是知名度,网易都更优秀。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这一方面在于网易的创始人控制权比较稳定;另一方面是网易在PC和移动互联网时代,都抓住了游戏,游戏能提升营收、利润,但新浪、搜狐的支柱依然是广告”。

  尴尬的是,网易和阿里、腾讯差距明显,市值也落后于新生代企业美团、京东、拼多多。

  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网易的“佛系”是阻挡它突进的原因,对产品、风口的把握似乎都慢一拍。谈及外界对网易发展速度的质疑,丁磊直言,网易从来不怕慢,不急着融资,不赶着赚钱,坚持精品战略。

  不过,慢性子的网易在这次二次上市的进程中,却成了2020年的第一名。

  数月来,有关百度、京东、网易、携程二次上市的传闻尘嚣甚上,网易是第一家官宣的企业,如按流程进行,网易也将是2020年首家赴港二次上市的互联网企业。“这主要还是因为美国政府对中概股的打压。”张毅分析。

  一般而言,企业进行二次上市的目的包括募资、对冲融资渠道风险和象征意义等。

  在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看来,“论股价和市值,网易在美国资本市场并没有被低估,二次上市更多是为了对冲风险,加上阿里和腾讯在港股已经被认可,这次网易的进程自然也会顺利很多。对于京东、百度、携程这类有二次上市意愿的公司,网易是个很好的参考”。

  “这次多家互联网企业推进二次上市,跟做空事件也有一定相关性。一般企业被做空后,短期内估值和流动性都会下降,企业考虑到估值和股东退出的需要,会寻求第二个地点上市。不过近期的做空事件,对整个海外的中概股估值体系的影响不会太大。”凡德投资总经理陈尊德判断。

  “单条腿”风险

  对于二次上市的目的,网易在招股书中披露,“我们认为,于香港联交所上市将为我们提供更多进入资本市场的机会,特别是亚洲资本市场,亦可吸引更广泛的亚洲及国际投资者,更能代表我们的中国及国际用户基础”。

  数据显示,2017-2019年,网易营收分别是444.4亿元、511.8亿元、592.4亿元,持续经营净利润分别是115.4亿元、82.9亿元、132.8亿元。

  单从营收和持续经营净利润来看,网易表现不错,但是对比业务,网易对游戏的营收依赖严重。

  2020年一季度,网易营收170.6亿元,同比增长18.3%;持续经营净利润35.5亿元,同比增长30%。网易在线游戏营收135.2亿元,同比增长14.1%;有道净收入5.4亿元,同比增加139.8%;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30亿元,同比增加28%。

  对比同为游戏巨头的腾讯,2020年一季度,网易在线游戏营收占比近八成,腾讯在线游戏营收只占到34.5%。

  2019年初,丁磊曾提出要把“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部署。出售考拉海购之后,网易严选成为其电商板块的代表业务,支撑教育板块的有道已经独立上市,这让游戏和音乐成为网易的重中之重。

  李锦清进一步说,“网易严选是最大的不确定性,毕竟还在电商红海市场,网易味央这种‘老板兴趣’使然的养猪业务,也谈不上规模效应。教育是相对独立上市体系,无论管理还是资本,都有进一步‘单飞’的可能。音乐陷入二元竞争,短期内无法决出胜负,相比之下传媒业务的存在感更弱”。

  张毅认为,“资本市场需要故事‘续命’。网易的业务布局比较乱,游戏、电商、音乐业务之间缺少一个中枢做串联,短期还是只能靠游戏。网易要找到一个更有门槛的卡位,才有机会挑战头部互联网企业”。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